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中国煤电击鼓传花电力行业将打翻身仗

2018-10-28 11:51:47

中国煤电“击鼓传花” 电力行业将打翻身仗

一场淅淅沥沥的秋雨洗过,长沙地区凉爽了许多,负荷的下降让供电部门的工作人员都松了口气,奥运保电已经进入收官阶段,始终为“口粮”而战的发电企业涉险过关。近期,湖南境内河流来水也较为丰富,水电机组得以满发,这多少让处在燃煤困境中的火电企业喘口气,但从未来形势看,前方未必全是一片春光,奥运已经过去,枯水期即将到来,煤价继续高企,发电企业负责人脸上的愁容再现,对于他们来说,接下来的迎峰度冬将是一场极大的考验。

缺煤造成的供电紧张也时刻考验着湖南当地政府,实际上,早在迎峰度夏之前,湖南省政府便已经成立了由省长周强亲自挂帅的调煤保电工作领导小组,全力做好电煤保障工作。据知情者透露,省长周强曾反复强调,“悠悠大事,唯此为大”。

发电企业到底亏多少

在大唐湖南分公司财务部主任罗建军看来,煤电博弈更像是“击鼓传花”的游戏,煤炭企业借助国家“放开”的政策打了翻身仗,如今当鼓声戛然而止的时候,击鼓传花的接力棒正好落在发电企业手里。

罗建军近来一直在进行数据测算,燃料成本增加,电量争取难度增大,电价水平低位运行,环保压力逐渐增大,一系列问题反映到财务报表当中,便是成片的赤字。

罗建军表示,造成赤字的主要原因还是燃料成本的增加。截至9月5日,湖南不含税的标准煤单价为871.52元/吨,而湖南省内湘潭地区电煤价格更是突破了1002元/吨,且煤质普遍很差。资料显示,去年同期湖南不含税的标准煤单价为561.8元/吨。

按照湖南省物价局下发的《关于提高统调火力发电企业上电价有关问题的通知》中规定,自8月20日起,已安装脱硫设备的统调燃煤机组标杆上电价每千瓦时再提高0.02元,为0.4405元。罗建军告诉,由于实施“峰谷分时”电价,发电机组上电价在各个时段都有不同,这样加权平均下来,每千瓦时电价会“折扣”0.014元左右,再加上丰水期降价因素的影响,大唐湖南分公司8月20日前的标杆电价实际结算价格为0.3966元,比当时的标杆电价0.4205元要低。如果再扣除增值税,实际结算的电价为0.339元。

罗建军介绍,以往企业每发一千瓦时电的燃料成本价格在0.17元左右,今年以来燃料成本骤增,按照340克/千瓦时的煤耗计算,大唐湖南分公司今年8月的统计数据显示,每发一千瓦时电的燃料成本为0.295元。

罗建军给算了一笔账,目前发电机组每千瓦的投资在3500元左右,一台60万千瓦的机组,其成本为20多个亿。其中,折旧、修理费、材料费等费用均摊到每千瓦时的电量中,发电成本在0.1元左右。此外,每发一千瓦时电的财务费用和主营业务税金等在5.6分~5.7分之间。“由于要给银行还本付息,据测算,每发一千瓦时电相当于给银行交0.1元,我们等于是在给银行打工。”如果计算总的发电成本,便是将每发一千瓦时的燃料成本(0.295元)与财务费用(5.6分~5.7分)以及折旧、修理费、材料等费用(0.101元)相加,即每发一千瓦时电的总成本在0.453元,而用扣税后的实际结算电价0.339减去发电成本0.453元,每发一千瓦时电实际亏损0.114元。需要注意的是,今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先后两次提高电价,根据湖南省物价部门的通知,湖南发电企业先后提价分别是1.8分和2分,两次提价目前均已落实到位,即今年以来,提价总额为3.8分。实际亏损0.114元中扣除提价后的3.8分,发电企业每发一千瓦时电量,实际亏损7.6分钱,如果再考虑增值税因素,亏损在9分钱左右。

既然亏损9分钱左右,是否意味着上电价如果再提高9分钱发电企业便可摆脱亏损境地?罗建军认为事实并不乐观,“即使提高9分钱也不见得平衡,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利用小时数的提高和电力市场的有效扩张。对于电力市场来说,很大一部分电量提高是由高耗能来拉动的,而近年来国家产业政策和节能减排政策的出台,对高耗能进行了抑制,发电利用小时数很难上去。”

大唐湖南分公司安全生产部主任黎利佳告诉,与去年同期相比,发电量也并没有增加,按照惯例,湖南发电企业利用小时数全年平均在4000多小时。统计显示,大唐湖南分公司今年1月~8月的平均利用小时数只有2600小时,离年底还剩下4个月左右,利用小时已经无法达到4000多小时。此外,由于煤质较差,磨碎煤炭需要消耗的电量增大,煤质差、热值不高需要投油助燃,耗油量大,这两项的成本增长也很大。“我们不发就会因为设备折旧等因素而‘硬亏’,如果发电便会因为燃料而大亏。”

政府补偿煤炭企业每吨40元

缺煤是表象,价高才是主因。由于市场煤价不断攀高,一些煤炭企业便将部分煤炭卖给其他行业,电煤供应立刻趋紧。占湖南统调火电装机总量56%以上的大唐湖南分公司5家火电企业存煤曾一度只有20万吨。湖南全省在7月底8月初迎峰度夏关键时期的存煤只有90万吨,比2007年同期减少120万吨,按用电高峰发电煤耗煤库存仅9.1天。

其实早在今年5月,湖南便出现电煤“吃紧”的局面,部分主力机组已经缺煤停机。5月19日,湖南省物价局下发了《关于迅即采取价格奖励措施缓解煤电矛盾保障电煤供应的通知》,明确从5月20日起,在全省开征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决定对省内煤炭生产经营企业发运省内电煤到省电统调火电企业,将按每吨35元返还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同时按每吨20元的标准给予奖励。

5月29日,湖南省政府成立了由省长周强任组长,副省长陈肇雄、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经贸委主任担任副组长的调煤保电工作领导小组,全力做好电煤保障工作。同日,湖南省物价局又向各煤炭生产经营企业发出了提醒告诫函,要求各煤炭企业顾全大局,全力组织电煤生产和调运,严格执行价格政策,切实保证电煤供应。

然而缺电形势日趋严重,自7月2日零时起,湖南电执行有序用电方案,全省每日拉闸限电近2000条(次),日限电量4000万千瓦时以上。在7月紧急召开的华中六省市电力交易座谈会上,华中电公司已分别签订了支援湖南、湖北、江西等电力供应困难省的购售电确认单,累计电量9.7亿千瓦时。

有专家认为,由于华中电的特点是“西电东送、南北水火电调剂运行”,今夏的电煤、水情恰恰成为其突出“软肋”。由于煤价上涨快、火电厂亏损严重以及地震发生,华中电所辖的“送电大省”河南、四川的外送能力均受到严重影响,部分购售电合同被迫中断,部分购售电合同意向无法落实。这使得湖南缺电形势雪上加霜。

华中地区的煤炭吃紧使得价格再度攀升,湖南省内电煤也纷纷被外省其他行业高价“挖走”,煤炭形势再度紧张。6月下旬,湖南省经济委员会下发《关于加强调煤保电期间煤炭出省计划归口管理的通知》,通知中作出了规定:省内可以用作电煤的煤炭应满足省内需要,在省电统调电厂电煤库存未达到200万吨之前,一律不安排出省。电煤之外其他特殊用途煤种出省煤计划与完成电煤计划任务挂钩,省直属和市州煤炭生产经营企业必须在完成省政府下达的调煤保电任务进度计划的75%后,方可提出电煤之外的其他特殊用途煤种的出省煤计划申请。各煤炭生产经营企业一律不得以非煤品种向铁路申报出省煤炭计划,一经发现,停止其日后的出省煤计划核准。

知情人士告诉,政府对煤炭企业目前是“软硬兼施”,要求煤企顾全大局为电企供煤,对煤炭企业每吨电煤的补偿提高到40元。同时在8月中旬,湖南省物价局再次下发《关于开展电煤价格及涉煤收费专项检查的通知》,要求各地市物价局重点检查省内产煤地电煤价格执行情况、煤炭价格调节基金征收及上报情况和对煤炭生产、经营单位收费情况。同时,对那些负责向煤炭企业征收费用的单位进行是否存在超范围、超标准和自立项目收费,对行业组织搭车收费、少数乡镇村强制收费的行为进行检查并予以处理。

在湖南工业重镇株洲市了解到,政府在给予煤炭企业补贴的同时,实行产煤市电煤供应完成情况与电力供应、项目审批、财政转移支付“三挂钩”措施。要求煤炭企业切实履行,如果出现违规行为,则会对煤炭经营企业进行紧缩银根、吊销执照等严厉处罚。

缺电形势严重影响下游产业

严峻的缺电形势使得供电部门在对居民用电进行分配的时候有些捉襟见肘,同时也影响到了一些下游的产业。为应对奥运保电和迎峰度夏带来的压力,湖南省经济委员会下发《关于下达迎峰度夏有序用电方案的紧急通知》(湘经能源[2008]254号),明确要求按照“经委为主导,电业局为主体”的要求,坚持“定企业、定设备、定容量、定时间”的原则。将错峰、避峰、限电措施细化落实到户,提高方案的可操作性。按照“先错峰、后避峰、再限电、拉路”的顺序,对电力用户需求进行管理。

湖南株洲市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殷顺堂告诉,株洲工业企业有4000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1100多家,2007年全市总用电量达65亿千瓦时,其中工业用电量占全市总量的70%,且大多数为高耗能企业。自7月2日起,湖南省电分配给株洲市有序用电指标为日用电量1782万千瓦时。按全市日用电量2200万千瓦时测算,该市的电力缺口达430万千瓦时,缺口近20%。因此,限电必须从工业开始,且剑锋直指高耗能。

据殷顺堂介绍,在株洲1540万千瓦的工业日用电量中,高耗能用电量达900多万千瓦时。其中有三家企业的用电量就达到了711万千瓦时,其他50家“五小企业”用电量达200多万千瓦时,这53家企业2007年的产值为190多亿元,占全市当年巩固也总产值的17.8%,而用电量却占全市工业用电量的近60%。也就是说,企业个数占全市99%、工业总产值占全市82.2%的工业企业,只用了640多万千瓦时的电量。

殷顺堂表示,政府的态度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株洲市向几家高耗能采取限电措施尽管会让这些用电大户损失严重,并且也影响当地GDP,但会使负荷有很大缓解。本着民生优先、公用为重的原则,坚持做到电力资源的优化配置。

长沙电监办供电处处长陈显贵告诉,电监办对当地为了GDP升高而将居民用电转为支持工业用户的行为进行了干预。目前看来有序用电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奥运保电和迎峰度夏期间均平稳正常。

株洲硬质合金集团有限公司一位生产部副部长对有序用电后供电部门的服务也给予了肯定,他告诉,供电部门听取用户意见,与他们一道制定了有序用电方案和限电措施,争取将企业的损失降到。

同时,这位负责人告诉,企业前些年为了提前占领产品市场,下大力气购买了一些重要设备,今年正值投运期,由于压电、限电的影响,这些重大设备都无法开启运行,也失去了与同行业竞争占领市场的时机,很多订单都无法及时完成,每年的春节前是他们赶工期忙碌的季节,然而冬季来水偏少,如果今年冬季电煤仍然紧张势必会继续限电,这可能会使企业的损失进一步加大,尽管政府和供电部门的限电措施他们能够给予理解和支持,但是从企业发展的角度出发,还是希望“电力紧张的大环境能够尽快改善”。

关键词:

电力

,煤炭

超高分子量聚乙烯加工件
宠物小猴子
救生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